小学作文网 > 六年级作文 >

妈妈晕倒男婴被盗,河南周口丢孩子嫌疑人,四个月

时间:2019-06-12 07:13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原标题:六年级小学生作文,被北师大教授称赞可以拿高考满分,原来是因为……

  中国遍布着西方各国的国际学校,而在国外的华人孩子却没有一所“中国国际学校”可上,这是中国这个曾经的文化强国的伤痛。

  曾国俊:台湾道禾教育创办人及执行长,北京培德书院共同创办人,著名传统文化与教育工作者。长期专注并实践面向未来的传统文化教育,创办的道禾实验学校是华人教育中声誉远播的重要探索。

  一身玄色布衣,没有PPT,更没有讲稿,背景是一片云雾缭绕的山色——曾老师就这样演讲了两个小时。

  为了自己的女儿,曾老师在21年前创办了道禾实验学校,专注于探索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道路;2014年,他与知名演员李亚鹏合作,在北京创办了培德书院——一所国际学校。

  和台湾的道禾实验学校一样,培德书院的孩子们依时序节气生活,学习金工、木工、陶艺、造纸、染织,学茶道、做弓箭……这不是复古和作秀,而是创造文化母语环境,让孩子体会与形成真正东方的精神人格和生活方式。

  这似乎与我们想象中的国际学校不一样,但曾老师告诉我们:这就是真正的国际化。国际化就是认识自己、欣赏自己、肯定自己,能够用自己的语言与逻辑来讲述自己的故事。而忘却文化源头全盘引进的教育,实则是一种矮化。

  他也反对一切止于形式的复古,因为: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都不是当代,中国文化的复兴不仅要后脚踩稳,前脚还得迈出去。这才能扎根,生发。

  教育需要回归文化主体。当前,中国遍布着西方各国的国际学校,而在国外的华人孩子却没有一所“中国国际学校”可上,这是中国这个曾经的文化强国的伤痛。

  千人会场出奇地安静,只有曾老师沉静如水的声音从容流淌。但在演讲结束的一刹那,会场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,很多老师甚至感动落泪,因为我们感受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,文化的血脉。

  陈琴:全国著名特级教师,“素读教学法”创始人。将经典“素读”理念引入小学语文课堂,创设了能被移植的经典“素读”课程。

  40分钟,六年级的孩子写出了浙江省2017年高考作文题,写出的作文拿给北师大的教授们看,被称为“每一篇都是满分系列”。

  秘诀就在于素读经典,借助吟诵、歌诀乐读、现学活用等读书方法,孩子们在小学毕业时,个个能把《声律启蒙》《大学》《中庸》《论语》《老子》等经典名篇背得滚瓜烂熟,更有几百首古诗词烂熟于心。

  陈老师今天带病演讲。刚开始,她的声音略微低沉和沙哑,但当她讲到吟诵时,声音高了八度;当讲到孩子们因素读经典而得到成长时,那个慷慨激昂、具有无限感染力的陈老师又出现了!

  “一二声平三四仄,入声归仄很奇特;平长仄短入声促,韵字平仄皆回缓。”在诀窍的指导下,全场老师跟随陈老师一起,河南周口丢孩子嫌疑人用两千年来中国人进行学习的传统方式——吟诵,品味了一首首充满智慧、饱含情感、贴近生活体验的诗词绝句。

  当这些文字有节奏、有韵律、有感情地被吟诵出来时,文字在声音里产生出了别样的姿态,这些姿态让声音有了意义。

  徐健顺:首都师范大学教授,中国教育学会传统文化教育中心副主任,著名吟诵专家。倾心投身于中华吟诵的采录、整理、研究与推广中,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吟诵学体系。

  “古诗文一定要吟诵吗,能不能朗读?我的答案是不能。现代诗文呢?可以朗诵,但也不是最好的。” 斯文儒雅的徐老师通过搜集全国论证得出结论:吟诵是古代最基础的教学方法和学习方法,汉语作为声调语言,自带音韵;古人也因此都见字能歌。

  十几年来,他在海内外采录了上千位读过私塾的老先生们的吟诵,做了关于吟诵的大量研究。如果说陈琴老师带着大家感受了吟诵之美,那么徐健顺老师的演讲则更偏重理性之趣,从学理的角度理清了吟诵的重要意义。

  “一百年前发生了什么事,只让56个民族中55个‘能歌善舞’?这么一个无趣的民族,怎么可能是主体民族?其实,曾经我们也是能歌善舞,见字能歌,只是这种传承千年的学习方法,现在被我们遗忘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我们现在还总是称上学为‘读书’?把文人称为‘读书人’?因为‘读’是古代所有读书方法的总称,因为古人的基本学习方法就是‘读’。现在呢,基本学习是什么?听讲?写作业?”

  丁慈矿:当代“小学对课”创始人,全国小学语文名师。从教以来,致力于传统语文教育教材研究,守护优雅的汉语。

  让现代小学生学习对对子?与吟诵比起来,丁老师的对课课程似乎切口更小,也更冷门,这能解决什么母语问题呢?

  在《百草园与三味书屋》中,河南周口丢孩子嫌疑人老师出一上联“独角兽”,有人对“九头鸟”“两头蛇”,鲁迅独对“比目鱼”,大受赞赏。原来,“独”不仅指数量,也有孤独之意;“比”则有成双之意,我们常用的“比翼双飞”就是这个意思。“独角兽”出自《诗经》,“比目鱼”出自《尔雅》,皆有来历。

  丁老师的对课课程也正是如此:由字及词,由词结句,循序渐进;切口虽小,却小中见大,把汉语的平仄音韵,修辞语感,文化审美都囊括其中。更绝的是,他的教学风格也与《三味书屋》中的那位老师如出一辙:拼命夸孩子有才华,以此迅速建立起孩子们的自信与兴趣。

  丁老师的演讲风趣幽默,妙联迭出,才子风范,但他始终强调的是:“我是一名小学语文老师,所以我始终考虑的是,如何更贴近孩子,如何和他们的生活发生关联?”

  张黎明:台湾教育戏剧专家,广州“觉动剧场”执行长。十年除不懈创作戏剧外,更致力于以“觉学·觉动”,即结合文学、艺术、东方身体、文化课程之跨领域课程美学

  晚7点,台湾教育戏剧专家张黎明老师的工作坊迅速“超额”爆满。接着,所有人被分为了四个族群,鹰族、蛇族、鱼族、鹿族,有着20多年幼教经验的张老师,带领所有人体验肢体创造,开始快乐的冒险“龙族传奇”。

  身体是教育戏剧的基础。在这里,一块布、一根绳子、一张纸片、一根吸管、几根竹竿都可以展现出迷人的魔力,调动起整个身体的活力。

  道具虽小,创意无限,文化根深。案例的精妙之处在于,可大可小,可拆解,文学、美术、音乐、四个月孩子丢失妈妈晕倒身体韵律在其中。

  作为老师,提供给孩子可能性高,可以发挥想象力,可以有机整合,能让孩子再发展的课程结构,比提供过分精致的套装产品重要的多。孩子在教育戏剧中感受到爱,喜欢,才会想尽办法自发进入想“学”的频道。

  朱文君:当代教育家杂志社副总编辑,河南周口丢孩子嫌疑人“全课程”教育实验核心专家,2016 年度全国“推动读书十大人物”,上海赫德双语学校小学部中方校长

  为了能与老师们有更多的互动,也解决更多实践层面的课堂问题,朱文君老师在晚上特设“小古文”教学沙龙。

  结合自己十几年一线教师经验和数年教研员经历,朱老师现身说法:一线教师的实践一定要找到小切口,然后深扎其中。比如陈琴老师从吟诵切入,比如丁慈矿老师从对子切入,再比如她自己的“小古文”。

  专家们说:传统上,并没有“小古文”这种说法。原来,“小古文”一词是朱老师的原创,指短小浅近,适合儿童阅读的文言和半文言。

  而“小古文”最大的理想,就是用情趣召唤小学文言课的归来,快速提升小学生的语言品质,有趣,有量,四个月孩子丢失妈妈晕倒有运用。

  它是通向传统经典的桥梁,是课本的有机补充,提供纯正的母语素养。正如学习游泳,小古文先让孩子们在浅浅的河滩边熟悉水性,最后走进流淌的传统文化的大河中。妈妈晕倒男婴被盗

  晚上,会场爆满。原来,自从朱老师在2006年捅破了“小学可以教文言”的窗户纸,她已经有了这么多同行者:既有从业多年的成熟教师,因为讲述自己小古文的心得,而依然像孩子一样在台上手舞足蹈;而更多的是心怀教育梦想的一群年轻人,她们的眼睛是亮的,也会让传统文化教育的天空更加明亮。

  竹林摇曳、风吹稻浪、昆曲京腔,不管在哪里看到,你都会觉得这就是中国,这是深藏于我们身心之中的文化基因。明天,“新经典”又会有哪些压轴的精彩?敬请期待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